玄机诗论坛www.750888.com

沈从文怎么死的

发布日期:2019-08-11 02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沈从文(1902~1988),原名沈岳焕,湖南凤凰人,著名作家。 沈从文的个人心灵史上,1949年是极为苦痛的一章。当年3月,他两度自杀。 先是长子沈龙朱看到他将手伸到电线插头上,慌乱中沈龙朱拔掉电源将父亲蹬开; 再是将自己反锁在房内,用刀片割开手腕动脉及颈上血管,并喝了些煤油。及至有人破 窗而入,已是鲜血四溅。获救后,沈从文一度“住在一个精神病院疗养”。 “北平城是和平解放的……我却在自己作成的思想战争中病倒下来了。”两年后沈 从文公开检讨说。 在沈从文的学生、作家汪曾祺看来,沈从文受到“致命的一击”,是1948年3月郭沫 若发表了《斥反动文艺》,将沈从文定为“桃红色”的“反动”作家。文中斥道:“特 别是沈从文,他一直有意识地作为反动派而活动着。” 时代突变,“社会全部及个人理想,似乎均得在变动下重新安排”,沈从文发现“ 我搞的全错了。一切工作信心全崩溃了。” 及至1949年元月,他的内心发出这样的呻吟:“我应当休息了,神经已发展到一个 我能适应的最高点上。我不毁也会疯去。”“给我不太痛苦的休息,不用醒,就好了, 我说的全无人明白。没有一个朋友肯明白敢明白我并不疯。” 即使在家人朋友间,他亦陷入孤独。“当时,我们觉得他落后,拖后腿,一家人乱 糟糟的。”40多年后夫人张兆和回忆说。而在次子沈虎雏的回忆中,“(当时)我们觉 得他的苦闷没道理,整个社会都在欢天喜地迎接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且你生什么病 不好,你得个神经病,神经病就是思想问题”。 “外有窘迫,内多矛盾”,沈从文“神经在过分疲乏中,终于逐渐失去常度”。 1949年的两次自杀,虽都获救,然而一当他由“疯”恢复“正常”,作为一名作家 ,沈从文便“死”了。 至1948年,此前的20余年间,沈从文写下小说近300万字。此后,他再未写过小说。 学生辈作家林斤澜见他太过冷落,拉他参加一个会议,主持人最后礼节性地请沈先生说 话,他只道:“我不会写小说,我不太懂小说。” 对命运如此的捉弄,沈从文似乎早有预料。1949年元旦前夕,他即意识到自己前二 三十年来的用笔方式“统统由一个‘思’字出发,此时却必须用‘信’字起步,或不容 易扭转,过不多久,即未被迫搁笔,亦终得把笔搁下。这是我们一代若干人必然结果。 ” 1961年沈从文也曾有机会再行创作。据沈虎雏说:“他封笔以后,党的高层一直希 望他能够写东西,包括总理、主席都当面说过这些话。写信给他愿意为他重返文 坛作安排。43988刘伯温神算香港。”他原拟以张兆和的堂兄———牺牲于1936年的员张鼎和———一生 斗争事迹为题材写一部长篇小说,却最终放弃。张兆和回忆说:“1961年热闹,他想写 ,但是框框太多,一碰到具体怎样写,他就不行了。没有多大把握,写了也写不好。” 沈从文本人则在1969年写道:“给我机会再去人民大学教书,怕犯错误,不敢去。 勉励我再去写小说,缺少新生活经验,不敢去。……我生命是党所给我的,能少做错事 就好了。” 沈从文一生“不懂政治”。1949年前,他坚持“作家不介入分合不定的政治”,不 加入“反动”或“进步”的文学集团;“解放后他一心一意只想做一条不太让人翻动的 被文火慢慢煎的味道过得去的小鱼,有朝一日以便‘对人类有所贡献’”。 但诡异的是,1953年,开明书店通知他,由于“内容过时”,他的书尽数销毁;而1 954年,从香港传来消息,他“所有作品,在台湾均禁止”。 沈从文“躲”进历史博物馆里鉴定、收藏文物去了。他还常去午门楼上展览会自愿 当解说员。 1949年底,沈从文的精神危机已然舒解,父子间当时留下这样一段对话: “……我那么一面工作,一面学习,正是为人民服务!” “既然为人民服务,就应该快快乐乐去做!” “照我个人说来,快乐也要学习的。我在努力学习。……” 不知道沈先生在其后的岁月中是否学会快乐。只知,1985年有数人一起访问沈从文 ,说起“文革”中他打扫女厕所,在场一位女记者动情地拥住他肩膀说:“沈老,您真 是受苦受委屈了!”不想,83岁的老人当下抱着她的胳膊,嚎啕大哭起来,“哭得就像 个受了委屈的孩子,什么话都不说,就是不停地哭,鼻涕眼泪满脸地大哭”。 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  沈从文(1902-1988),中国著名作家,原名沈岳焕,笔名休芸芸、甲辰、上官碧、璇若等,乳名茂林,字崇文。湖南凤凰县人,祖母刘氏是苗族,其母黄素英是土家族,祖父沈宏富是汉族。因此,沈从文的民族身份可以是此三个民族的任何一个,但沈从文本人却更热爱苗族,他的文学作品中有许多对于苗族风情的描述。

  沈从文是作家、历史文物研究家。14岁时,他投身行伍,浪迹湘川黔边境地区。1924年开始文学创作,撰写出版了《长河》、《边城》等小说,1931年-1933年在青岛大学任教。抗战爆发后到西南联大任教,1946年回到北京大学任教,建国后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,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历史的研究,1988年病逝于北京。

Power by DedeCms